logo

释放5G潜力:毫米波频谱之争即将在WRC-19“落锤定音”

2019-10-17

  C114通信网  林想


  C114讯 10月17日消息(林想)根据GSMA报告,在5G毫米波所带来的创新服务推动下,到2034年中国将占亚太地区2120亿美元经济增长额的53%。中国经济的这一巨大机遇取决于是否可以获得所需的无线电频谱,其中包括可提供超高容量和超高速服务的“毫米波”频谱。但是不合理的限制这些关键频谱使用的风险将导致5G的未来前途未卜。

  GSMA大中华区公共政策总经理关舟表示:“中国迅速启动了5G投资并推动了技术创新,但如果在WRC-19上没有得到合适的毫米波频谱与相应合理的使用条件的话,这一进展可能会受到影响。中国在WRC-19上展现出领导力与其他国家一起支持对5G发展有利的决策对于保护其5G愿景和发展至关重要。 WRC-19上的决定将会对数字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毫米波频谱之争

  毫米波对5G发展的重要性不可言喻。在5G网络领域,可以利用毫米波无线电频谱为5G网络提供所需要的带宽,以满足高速的移动网络需求。所以5G的毫米波频谱之争也会更加激烈。

  5G毫米波频谱将在名为2019年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 (WRC-19) 的国际条约会议上确定,该会议将于2019年10月28日至11月22日在埃及举行。来自190多个国家的3,000名代表将开会决定5G频谱如何使用。

  “从以往经验来看,一个新的频谱从电联层面,在划分到真正的商用基本是7到10年,从国际电联划分到相关产业研究到最后的商用需要时间很长,所以WRC-19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个大会的频谱划分,不管是中国,区域内,还是全球,频谱商用商业化进程是会受影响的。”关舟表示,“本次大会决定今后十年之内5G频谱在中国,包括在全球能够给移动行业使用的频谱,是一个很关键的节点。”

  关舟特别指出,WRC-19重点是毫米波频谱,24GHz到86GHz,这些频段会带来5G,特别是在高带宽,高速率方面的应用。当然,5G对产业来说,并不只是毫米波这一部分,所需要的频谱也会越来越高。

  关舟预测,“本届大会最大的挑战是在于国家能否在协同合作的指导方针下共同探讨如何既保护现有服务,同时又鼓励5G以后的商业发展。”

  欧洲国家因为毫无根据地指称该频谱可能干扰某些航空服务而决定限制其使用。但是在非洲、美洲和中东的支持下进行的技术研究表明,5G可以与气象服务、商业卫星服务及其他服务安全有效地共存。这些研究由联合国下属机构国际电联 (ITU) 进行。中国对这些研究结果的支持将极大地推动本地区的5G发展,并创造全球共享的规模经济。

  关舟补充道:“WRC-19是中国确定可在未来十年提供新服务的5G毫米波频谱的唯一机会。只有有了毫米波,中国才能全面释放5G的能力并由此从例如工业互联网,娱乐服务和智能交通领域的最高标准以及更好的医疗保健和教育中进一步受益,从而改善其居民的生活并改变其工业并创造更多发展新动能。”

  毫米波频谱释放5G潜力

  关舟强调,“如果要完全释放5G所有潜力,中长期来看,毫米波对中国5G的发展是很重要的。”

  5G毫米波有望继续加强中国的数字基础设施,尤其是考虑到其全面展开的经济转型进程,为创新型驱动的经济创造新动能。5G加上毫米波频谱可帮助释放低时延、数据密集型应用的潜力,这些应用可以为各种行业和用例带来变革。

  关舟指出,“在中频段,特别是C波段,中国之前就已经规划好了,但这只能满足5G其中的一部分需求,如果中国想把5G所有潜力全部释放出来,长久来看,其实是每个频段的频谱都需要的。”

  随着5G越来越广泛应用之后,现有的一些频谱,特别是低波段频谱,在长期来看也会重耕为5G频谱,保证例如广覆盖的要求。从长期来看,特别是在高速率,高带宽的应用,其实毫米波的应用是很难取代的。此外,低端频谱和中端频谱,C波段,其实在覆盖方面会有优势,但是在高带宽、高速率方面,跟毫米波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

  在亚太地区,预计中国的影响力将会特别大,将在5G毫米波所带来的2120亿美元的亚太地区GDP增长额中贡献53%,特别在制造业和公用事业行业方面。GSMA报告也提出了严重的担忧,即如果在WRC-19上对5G毫米波的规划没有足够的支持,5G毫米波的部署可能会延迟长达十年并严重阻碍5G全部能力的释放。

  GSMA及其董事会代表全球移动产业,在一封发向全球170个国家的政府部长和监管机构负责人的公开信中,呼吁各国政府在WRC-19上支持移动频谱的规划。“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机会,希望中国在WRC-19大会上能够支持对5G发展有利的毫米波的决议。”

  “26GHz很有可能是最有希望成为全球统一的一个5G毫米波的频段,在欧洲、美国、泛亚太区获得的支持都很多,毫米波在实验阶段26GHz是最多的。”关舟表示,“虽然国内工信部还没有开启毫米波的规划。但WRC-19大会之后,工信部会很快开启毫米波在国内的规划,一是对运营商频谱划分的规划;二是工信部也会看毫米波的阶段。”

  统一协同,避免频谱碎片化

  5G技术多样化,运营商通过网络切片,给垂直行业提供更定制,更切合他们需求的服务,提供了很多新的可能性。

  关舟指出,“目前对于5G的一个很大的挑战是,无论是在中国、欧洲,特别是比较大的产业,像德国汽车行业,他们产业已经做到了一定规模,都希望能有自己的频谱来建专网。”

  “如果说一个行业需要更深入地采用5G到他们的方案,提供专用的频谱,首先给监管部门带来的挑战就是频谱管理是更加碎片化了,这与我们十几年来想做的统一化相悖。”关舟强调,“越复杂,越代表着管理频谱干扰的挑战也越来越大,可能用户越来越多,企业好,制造业也好,有频谱了,但是保护干扰这份工作带来的挑战越来越大,也有可能频谱使用的效率就降低了,干扰是过多的。所以,我们在各国政府,包括中国在内,想推广的理念还是继续朝着这些年的频谱统一协同的观念。”

  关舟认为,这么多年频谱如何去使用,如何利用频谱去部署移动网络,如何协调频谱干扰,如何协调规划,如何与监管部门合作,让频谱的使用效率达到最大化,其实运营商的经验是最多的。所以,在5G频谱,我们从产业来讲,非常希望垂直行业,非常希望其他的产业多利用5G的技术给他们带来好处,我们觉得最好的方式还是把频谱划分给运营商,让运营商通过他们这么多年实践得到的经验,和他们对整个建设网络丰富的知识,通过他们来给垂直行业提供最好的5G服务。

  运营商有频谱之后,可以协调不同产业,不同客户的需求,提供最优化的解决方案。如果频谱划分给不同的产业,协调起来难度就更大了,如果运营商作为集中的提供者,或者是一个平台,频谱使用在整个协调方面也是最优的。